刘备借荆州以PRES为首发表现的TTP

网站运营求职招聘微信群 http://www.ommoo.com/news/20210927/115874.html

作者:武国德

檐下春燕巢犹在,呢喃声去;

阶苔绿,落叶沉。

步履轻浅归期近,匆匆陌上;

乡道无痕,情义凋敝。

可堪回首,流年如水,

一汪秋意,半盏离愁。

感谢武国德主任为本篇赋词,作者通过对金秋时节农家小院情景描写,表达了刘备客居荆州,虽高朋满座,但午夜梦回,寥落惆怅。感叹岁月催人老,不由得回首儿时家乡桑树下捉蜂捕蝶的无忧时光。古荆州,《三国志》说"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大约今天的湖南、湖北全境及河南的南阳地区、江西北部与重庆东部。荆襄七郡,真正的沃野千里,河道纵横。有道是“湖广熟、天下足”,就农业社会而言,即便天府之国的成都平原与他比起来,也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别。在天下大乱的东汉末年,荆州在刘表的治理之下,难得的歌舞升平,州泰民安,连“精致的利已主义者”诸葛亮家族,也不远千里从山东泰安到荆州当起了“荆漂”。公元年,随着三国有名的“灾星”刘备的到来,荆州人民安定详和的日子被打破,即便客居新野,刘备喧宾夺主,顶着“皇叔”的招牌,广施仁政,在朋友圈中与诸葛亮、让梨的孔融等一干文化人互动频繁,时不时编排段子,比如“宁负天下人:曹操杀吕伯奢”、“宛城那一夜:曹操嫖妓失长子”、“曹阿瞒调戏杜夫人,关云长一怒为红颜”添油加醋,极尽诋毁之能事,引得不明真象的吃瓜群众被满口“仁义道德”的刘备所蛊惑,争相依附,幸得刘表处处设防,否则荆州的天早就变了。

灾星果然不是盖的,年,刘备熬死了刘表。曹操一看态势不对,凭刘备的“仁义”功夫,这荆州不日落入刘备之手,于是曹操挥军南下,刘备的好基友孔融想暗中帮刘备,急忙阻止:丞相为何兴不义之师?曹操二话不说,杀孔融以祭旗。消息传来,刘备强做镇定,慌啥子?咱不是有诸葛亮与关张二个万人敌么?镇定的结果是从新野做战略性撤退,其实也就是逃跑。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曹操这个老贼有屠城的习惯,忽悠十万百姓一起南下,要知道人口任何时候都是最大的财富,更重要的是有限的部队可以化整治为零,混进百姓队伍中,为革命保留火种。曹操派精锐“虎豹骑”在长坂坡追上刘备,好个灾星,生死时刻又一次抛妻弃子,在十万百姓的掩护下,仅十余骑逃至武汉。幸得赵云乱军之中,寻回刘禅与刘备真爱甘夫人,可怜刘备两女儿自此杳无音信。曹操几乎兵不血刃占据荆州,虎视江东。孙刘抱团取暖,赤壁之战,曹操败归,留曹仁在南郡与周瑜进行周旋。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刘备出手摘取胜利果实,一举拿下长江以南的四郡及南郡的江南部分。

赤壁之战前刘备逃跑路线图: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

罗贯中为了给关羽强行加戏,安排了战长沙这场大戏:关羽与黄忠战场上惺惺相惜,相互饶对方不死一次。长沙太守韩玄大怒,欲杀黄忠,千钧一发之际,魏延砍了韩玄,献了长沙,从此被诸葛亮视为反骨贼。在三国时期,没有多少情怀、忠诚可言,投降也是家常便饭,关羽也曾在战败之际投降了曹操。黄忠与魏延在没发生战斗的情况下,归顺刘备,魏延还特别交待陈寿:记住了,我不是投降,咱是投诚,顺应历史大势,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出正确的选择。刘皇叔便是我们的大救星,刘皇叔便是我们的革命领路人及伟大舵手。马屁拍得好,也是人生捷径之一,刘备一看,魏延小子机灵,日后多加提拔。引关羽不服,专门召魏延一见:身长八尺,面若重枣,唉哟,这不是小一号的关羽么,自此对魏延也是另眼相看。

刘备不声不响取了荆南四郡,仍不满足,为什么?“不得江陵,则无以卫襄阳;不得江陵,则无以图巴蜀;不得江陵,无以保江夏;不得江陵,则无以故长沙。江陵于荆州诸郡皆有辅车之势,当途者不可不察也。”江陵是南郡的治所,也就是今天的湖北荆州市。荆州就荆州呗,还谈啥子江陵?“朝辞白帝在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江陵是否瞬间高大上起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岂甘人后,随口一吟,道尽了白帝城夔门水流湍急。诗圣与诗仙的无心之作,尽暗合了刘备同志革命事业的起点与终点。仅荆南四郡,无法与曹操、孙权抗衡,不消说诸葛亮,连杀猪小能手张飞也知道必须拿下西边的四川才有扳手腕的资本,而江陵所在的南郡是取西川的必经之路。

赤壁之战后荆州形势图:孙权所占南郡直面曹操襄阳

赤壁之战后,周瑜与曹仁进行了一年余的攻防战,周瑜身受箭伤苦战不下,江陵仍牢牢控制在曹魏手中,曹仁则打出天人之勇之美称。按理说我周瑜在前线与曹仁斗智斗勇,殚精竭虑,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你刘备好歹也搭把手嘛,纵然没多少兵力,可以拿你的战地文工团“欢乐组”到前线慰问演出,激励士气什么的。“周大兄弟,你可别听信曹操反革命集团的谣言,我无产阶级革命队伍艰苦朴素,哪有什么欢乐组?孙刘联盟一家人,我来也”。养精蓄锐近一年的刘备一顿操作猛如虎,年12月,刘备吩咐关羽绝北道、成功断绝曹仁援助,徐晃、乐进皆不能救应曹仁;借张飞给周瑜攻打江陵城后,刘备又亲自绕道夏水从背后攻打曹仁,曹仁腹背受敌,又无援兵,放弃江陵北撤回襄樊,周瑜遂占领战略要地江陵。孙权任命周瑜为代理南郡太守(治江陵)。

曹孙刘三分荆州:曹操占据南阳郡、南郡的襄樊以及江夏郡的北部。孙权一肚子怨气,我出工出力,仅获得江北的江夏郡的南部及南郡的江北部分。刘备闷声发大财:你敢说南郡是你一个人打下来的?荆州是刘表的,也是刘表大公子刘琦的,而今刘表尸骨未寒,你孙权便来抢荆州,是何居心?我占据荆南四郡不假,但我这么做,不过是把刘琦扶上马,送一程。话未毕,刘琦身死,“灾星呐,刘琦这孩子才过上几天好日子?扶上马不错,送一程,你这是往死里送啊”周瑜揶揄道,“人在做,天在看,刘琦为何突然身亡,你心理没点B数么?对不起,我得继承刘表大哥遗志,让荆州永不变色,永远姓刘。刘琦不能白死,我们得为他报仇”刘备这手牌打得振振有词,顺手给周瑜一口黑锅,嫁祸于人,让周瑜百口难辩。为安抚刘备,孙权将如花似玉的小妹嫁给年近半百的刘备,刘备枯木又逢春,从此不提刘琦事。

背上黑锅加上箭伤,让有道德洁癖的周瑜抑郁寡欢,在刘琦死后一周年,亦驾鹤西去。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十数年。东吴大都督转到周瑜安徽老乡鸽派鲁肃之手,相较周瑜,大局观强,不计较眼前得失。加之曹操经过二年休养生息,准备在东线安徽合肥、巢湖一带对东吴用兵,欲报赤壁之仇,孙权慌了神,这东西两条线与曹操正面刚,压力山大。于是刘备向孙权提出暂借南郡,二舅哥啊,你安心在东线提防曹操,西线这一块,你把南郡暂借给我,让我来替你挡一挡子弹,咱郎舅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等我得四川后归还。在鲁肃的撮合下,孙权于是借南郡给刘备。只是孙权没说利息:他借的是南郡,利息是整个荆州。当然刘备也没说:嘿嘿,借了咱就没打算还。

孙刘二家在遇强敌时能精诚合作,当威胁不再时,两家又各自心怀鬼胎,甚至背后亮刀子。当然我们看到合作仍是主旋律。医院各科室有一条鄙视链,因为神经科雷打不动的三素一汤一大饼,缺少手术操作,可能处于鄙视链的底端。但事实是如此么?当然不是,与各科室之间合作永远是主流,合作主要的形式表现为会诊,或多科室疑难病例讨论。院内会诊界分二种性质,一种是让人分担责任的,比如些手术科室的会诊,术前检查颈动脉狭窄,是否可手术治疗,明明非手术不可,把你推上前线。扪心自问,这种会诊,我们神内也没少干,比如B超发现下肢肌间静脉丛血栓,请血管外科会诊,问如何处理。其实如何处理已胸有成竹,而不能少这一道工序,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另种会诊,就是真刀真枪,得利用你的专业知识把人家解决实际问题,这才是会诊界的主流,我骄傲曾留下几次教科书式的会诊战例,耗时一小时以上。今上一例多科室合作的经典案例。

引以为傲的会诊实战

女性,63岁,曾有上消化道出血史,发现高血压史二十余年,平素规则服用降压药,血压控制可。近数日未知原因,未服用降压药。其他系统无殊。入院前一天家人发现在长时间不出卫生间,打开门发现患者呼之可应,但不能有效作答。连蒙带猜,大约诉双眼视物不清,左上肢乏力。身旁无呕吐物,衣物上无二便痕迹,全身无外伤痕迹。以为中暑,请民间大神刮痧,无好转。再转当地生所,经补液治疗,仍无好转。发病4小时后,医院,当时就诊记录显示:血压/mmHg,神志清,不合作,左上肢力弱。血常规,血生化无殊。头颅CT检查未见出血,拟脑梗死予以常规治疗。行头颅MRI检查示颅内多发病灶,弥散像高信号。

次日整体状态未有改善,中午时分转我院神内急诊。当时记录显示:血压/mmHg,神志嗜睡,口齿不清,四肢乏力,未见肢体活动,双侧巴氏征阳性。常规检查示:血生化无殊,血常规显示血小板49*/L,出凝血示D二聚体10.52mg/L,CRP51.2mg/L,CK略高,其他血氨、血乳酸、肝肾功能大致正常。复查头颅CT提示双侧大脑半球多发低密度。

当晚19时前后EICU拟“意识障碍待查,脑梗死?颅内感染”收住,接下来则真刀真枪拼上了,明确的颅内病变,首当其中得弄清楚它的性质,会诊是必须的。

外院弥散

大约19:40接到求助电话,除上述图片外,就是简略的病史。日常工作中类似的下级大夫电话求指示可能还有日常工作接触病人来垫底,更多的是

转载请注明:http://www.dkrpq.com/ysty/13700.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